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苹果报苹果日报正版
香港媒体对于“占中事件”报道的框架分析——以《大公报》和《苹
发布时间:2019-04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 

  现场报码室现场开奖,http://www.datapk.com报道倾向方面,《苹果日报》展现出了与《大公报》完全相反的立场与态度。《苹果日报》中对占中持肯定态度的报道有125篇,占到全部报道的85%,负面报道5篇,占3.4%,中立报道8.2%。同《大公报》一样,《苹果日报》报道也呈现出失衡状态。

  重点在于批判占中事件违法。《大公报》91篇报道中有78篇认为占中不具有合理性,占总报道的85.7%。

  一方面,占中一开始就走上了违法的道路。香港是实行“一国两制”的特别行政区,其享有的高度自治的首要前提是坚持一个中国,维护国家的主权。中央代表统一的“一国”行使的国家管制权是特区自治权的来源。占中者以“公民提名”和“国际标准”来对抗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替民委员会机制,逾越了法律底线,是违法行为。例如:

  二○一七特首普选,是基本法的庄严承诺;今年八月三十一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特首梁振英提交的报告,同意启动政改,并公布了提委过半数提名、候选人两至三名等框架性“决定”。在此情况下,特区除非不要二○一七特首普选,否则,八月三十一日公布的人大“决定”就是一条绝不可以逾越的“底线”,离开了这条底线,就是违宪违法、就是不可能行得通的。[1]

  另一方面,占中者以占据香港的政治和商业中心来要挟政府,超越了一般的政治表达,给香港的经济、交通、社会生活造成巨大破坏,事件的影响和后果已严重违法。

  《大公报》所构建的严重框架主要为占中事件给香港政治、经济、社会等方面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。

  事件持续时间长、波及范围广、影响大,占中事件成为香港回归以来发生的最大的群体性事件。如12月15日A2报道“占中给香港社会带来严重危害显而易见,不仅扰乱正常社会秩序,破坏香港营商环境,损害了社会经济民生,更引发暴力犯罪,影响学生前途和市民正常生活,最严重的莫过于香港的法治核心价值面临空前挑战”。事态的严重性主要体现在冲击法治进步一升级,挑战警方进一步升级,抗中乱港政治图谋进一步升级。

  对《大公报》事件现场态度的统计为“动乱的现场”和“未提及”平分秋色,而“秩序的现场”篇数为0。《大公报》在描述现场时,采用了“街头骚乱”“暴力冲突”“场面混乱,濒临失控”等词语,配合“袭警”等具有冲击力的现场照片,营造出动乱的场面。

  对于政府正面描述有29篇,负面描述0篇,中立描述13篇。《大公报》中的政府呈现正面形象。政府目标举办一场公平、公开、公正、透明度高,富竞争性的选举,希望立法会议员能踏出历史性一步。同时,政府启动政改咨询,以包容姿态倾听民意,意在推动香港民主政治向前发展。如:

  特区政府发言人昨日亦在回占中启动时表示,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一直以来细心聆听市民的意见,致力维护多元化社会,鼓励市民以和平、理性和守法方式表达诉求,并尊重和包容社会上不同的意见。[2]

  面对示威者的袭击,警方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被迫使用了最低武力,警方表现克制。如:

  警方在别无选择下,才采取执法行动。警方在执法过程中表现出极大的克制和专业精神,支持他们依法维护公共秩序,追究违法行为。[3]

  《大公报》将占中发起者戴耀廷、陈建民、朱耀明称为“占中三丑”。发起者不顾学生的安全,仅在主台上作秀,要求民众和学生坚守前线,而自己却不愿做出牺牲。“而在发完言,做完骚后,一大班反对派有的推脱要开会,有的声称有公务在身而作鸟兽散,留下一群情绪高亢的学生,继续为所谓的‘付出’而‘战斗’”。[4]

  民众在反对派的煽动下失去理智,采用围堵政府总部、堵塞马路、与警方对峙等过激方式,“和平理性非暴力”只是一句空话,其做法超出了一般的民意表达,破坏了香港法治,浪费了政改咨询的宝贵时间,无益于香港的民主政治向前发展。

  香港各界齐声反对占中。港青年领袖忧虑泛政治化的风气拖累香港经济、民生发展,普通市民要求尽快清场,恢复秩序。不少党派、社会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声援政府。“保普选反占中”大联盟发起的“还路于民 恢复秩序 维护法治”签名行动得到市民的“踊跃”响应。如:

  两个月来的占领行动仍未能令政府屈服、中央让步,仍不能把所谓“普选权”夺到手,反而惹来了市民和民意越来越强烈的不满和反弹,令到“占中”已如“过街老鼠、人人喊打”,难以再维持下去。[5]

  《大公报》认为学生血气方刚,充满理想,再加上浪漫感,愿意牺牲,所以容易成为政客利用的工具。学生被反动势力所煽动,成为一些政党人士的炮灰。如9月28日A3要闻版面《反对派收买学生组织培训梯队》,报道称学联与反对派有千丝万缕关系,并成为其培训第二梯队的基地。

  在此四天的报道中,关于外部势力的报道仅有11篇。通过对这11篇报道的分析可以看出,虽然事实不断补充,角度不断被完善,但故事的框架已被设定。对外部势力的描述可总结为:外部势力(美国)通过种种方法向学生传达讯息,插手占中事件,并向占中提供物资支持,为了“重返亚洲”而利用香港高度自治的制度,散布动荡讯息,目的是制造混乱,削弱中央权威。

  统计发现,《苹果日报》88篇提及占中政治倾向的文章中,认为“政治上具有合理性”的有84篇,“政治上不具合理性”有1篇,“中立”有3篇。

  根据《苹果日报》的描述,北京方面8月31日决定是通过提名机制操控候选人资格,并未纳入公民提名和真正反映民意,是“小圈子选举”。因此占中参与者抗议北京“操控”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,要求特首及政改三人组下台,收回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整改方案,容许特首普选纳入公民提名候选人的机制。占中是抗击而争取民主的合法合理的民主诉求。占中派将民主上升到很高的高度,认为“民主自由”有着至高的价值,是香港发展的核心,“民主”值得大家付出代价争取,“民主永不低头”。如:

  ,每個人都有去饮的理由。有人赴宴是为了下一代未来,希望子女享有真正普选;有人是因为心爱这片土地,不希望她在689手中继续沦陷。[6]

  根据统计,《苹果日报》所描述的事件现场,“有秩序的现场”11篇,“动乱的现场”24篇,中立3篇。根据《苹果日报》的报道,占中是理性、温和、高素质的,占中人士表现克制,和平有秩序,用理性争取民主。而现场的骚乱由警察暴力清场造成。如:

  没有部署,没有领袖,逾千人自发通宵静坐占领铜锣湾,自律清理场地,遇挑衅骂不还口,又主动撤路障让救护车通过,以理性抗争反击暴力清场。[7]

  《苹果日报》对于中央政府的描述,“正面描述”有3篇,“负面描述”31篇,“中立描述”14篇。《苹果日报》对中央政府采用集权框架,在对中央政府的描述中,大陆实行言论管制、打击异见,进行思想控制,拍板定案2017年政改方案,封杀泛民要求的真普选,是家长式的官僚式管理。香港自回归之后,大陆利用香港获得自身的发展,香港的利益并未放在首位,认为应以香港利益为首。对大陆政府使用了“”“集权”“打压民主”“抓捕支持者”等一系列负面词语,塑造了集权政府的形象。

  香港政府面对学生诉求“无动于衷”,“漠视民意”,激起社会矛盾,且香港政府“单方面”一再拖延对话。虽然香港政府最终同意进行谈判,但谈判并未达成共识,政府不会因谈判而改变立场。《苹果日报》批判政府一面伪善要求进行谈判,一面加紧清场,强硬处理态度令民众不满。此外批判政府面对记者被抓、报社遭围堵而视若罔闻,毫不保护新闻自由的行为。

  《苹果日报》在事件爆发后,对警方暴行进行了详细报道。在全部147篇报道中,提及警方的报道有73篇,其中负面描述有62篇,正面描述1篇,中立描述10篇。

  在《苹果日报》的报道中,政府“罕见派出防爆警察”,采取“铁腕清场行动”,警方“装备精良”,进行“暴力清场”,“无情的”向“手无寸铁”的学生及参与“和平”占中民众施放催泪弹和胡椒喷雾,殴打占中人士、记者,拖走学生,造成现场混乱,塑造了暴力警察的形象。

  警方的暴行引起国外媒体关注,《苹果日报》引用的《泰晤士报》、路透社、美联社、CNN网站的报道都将警方与市民对立,市民是民主示威,而警方暴力清场。

  占中奉行“和平非暴力”原则,多次强调以理性争取民主。没有激烈行动,表现克制。在10月3日的报道中,列出了“不乱照相,不饮酒,不乱出手”,“自己带物资,吸烟时远离人群,做运动”的“三做三不做”要求,不仅体现出媒体倾向,也体现占中者和平对抗的态度。10月2日报道称“香港市民和平集会,展现优良的公民素质令国际赞叹”。面对暴力的警方,占中参与者手无寸铁,无反抗能力。更突出了占中者与警察和政府的对立。

  普通民众支持占中共有72篇,占到报道总量的48.9%。根据《苹果日报》的报道,占中行动一开始就得到了来自社会团体,港内、大陆、台湾以及海外民众的广泛支持,并得到国际的广泛关注,成为全球民主事件。学联和学民思潮重夺公民广场时,市民自发到不同地点组成人墙高举双手以和平方式抗命,助夺广场。无数香港人“自告奋勇”争取“真普选”,要求民主,追求自由。如:

  由和平集会到占领马路,无数香港人再告奋勇,如鸡蛋硬碰高墙,即使遍体鳞伤,《海阔天空》仍然高唱。[8]

  《苹果日报》认为占中行动中学生角色极为重要,学生自发要求民主,而非煽动。学生是占中行动的急先锋,《苹果日报》把参与占中的学生塑造成楷模形象。认为学生是香港的未来。如:

  他们脱下校服,走上街头,放下书包,却背上我城的未来。毋惧无情而强大的国家机器,毋惧催泪弹的进迫,在打压中挺起腰骨,守卫我城,争取线)外部势力:没有插手占中事件框架

  《苹果日报》对于外部势力的文章较少,在提到国外势力的文章中认为外部势力没有插手占中事件,如在9月28日《抹黑栽培搞事分子 美:无背后支持任何人》报道中援引美国亚太助理国务卿的声明,强调美国没有在背后支持任何人或团体,没有干预或影响各界对普选作出的政治对话。

  《大公报》和《苹果日报》在对于占中事件报道的量来看,《苹果日报》多于《大公报》。但《大公报》的占中报道主要安排在要闻版,可看出对事件的重视。

  报道主题方面,两报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倾向。两报在各个主题方面同样表现出明显的相反倾向。《大公报》集中于反占中立场,占中带来的负面影响,外部势力干预,对于占中者的立场,事件现场和警方行动报道较少。《苹果日报》则集中于事件现场混乱、警察暴力清场、占中者立场,对占中所带来的影响等负面现场进行规避。《大公报》集中报道的主题《苹果日报》较少涉猎,《苹果日报》集中报道的主题同样在《大公报》中较少报道或缺席。另外,两报在报道倾向方面都表现出失衡状态。

  占中事件是一场目标型群体性事件,在这场群体性事件中,《大公报》和《苹果日报》通过选择话语体系构建了完全不同的现实。

  《苹果日报》所构建的现实:香港自回归以来增去普选行政长官的声音不断。《苹果日报》认为8月31日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决定没有实现香港人要求的“真普选”,而占中是对“真普选”权利的争取,“真普选”是合理合法的民主诉求。《苹果日报》通过对事件现场和警方行为的详尽报道,将民众与政府、警方对立,占中人士秉承“和平非暴力”的原则,以理性争取民主权利,占中现场民众表现克制,而警方使用过度武力清场的行为是对民主的压制,不断反衬占中事件是一场合理合法的。

  通过两报的分析可以看出,新闻媒体不可避免的受到报纸编辑立场的影响,根据自身利益选择事实,从而构建出了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社会现实。而媒体作为社会公器,对于争议性事件,不应加入主观倾向性的言语和暗示,而是要秉承新闻专业主义的操守,允许不同声音的出现,呈现给受众平衡的事件面貌。无论何时,新闻媒体都应坚持新闻真实,坚守新闻的底线。

  1、群体性事件:信息传播与政府应对[M],曾庆香 李蔚,中国书籍出版社,2010年8月